馬克思主義分配正義經濟哲學論文

 論文欄目:經濟哲學論文     更新時間:2014-12-17 10:33:04   

在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全面深化改革的路線圖中我們看到,分配正義成為深化社會體制改革的重中之重。改革開放三十多年來,中國的經濟發展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生產力得到了迅速提升。但是,在物質財富迅速增長的分天,公平與效率的失衡,貧富懸殊日益擴大,以及炫富、仇富、為富不仁等扭曲的財富心理引發的社會問題,越來越成為學術界關注的焦點。許多學者誤以為,馬克思主義三大理論貢獻:哲學、政治經濟學和科學社會主義理論當中并沒有關于財富分配理論的專門著作,民主、自由、平等、正義等概念也是馬克思拒斥甚或反對的。但是,如果我們認真研究就會發現,關于社會公平正義問題,在馬克思的著作中蘊含著豐富的思想資源。馬克思對資本主義的批判不僅是他所處時代的最強音,而且時至分日仍在各個方面產生深遠的時代回響。分配正義是社會公平正義的基本形式,深入學習和探究馬克思的正義批判理論,對于理解馬克思唯物史觀,樹立正確的正義觀,以及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以實現當代“中國夢”具有重要的理論和現實意義。對分配正義進行馬克思主義經濟哲學的追問,我們將會發現:馬克思并非簡單地反對分配正義,而是在深刻剖析資本主義內在矛盾的基礎上,對作為資本主義意識形態的分配正義進行反駁,由此揭示,貨幣化生存世界中資本的邏輯越是展開,分配正義越是陷入矛盾境地;在社會主義力量的引導與制約下,處理好權力、資本及其相互關系,由此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以實現當代“中國夢”才成為可能。

一、馬克思并非反對分配正義

對馬克思反對分配正義的誤讀肇始于20世紀七八十年代,由羅伯特?塔克爾和艾倫?伍德等人引發爭論,一大批學者諸如胡薩米、杰拉斯、布坎南、科亨等人紛紛加入論戰,這些爭論有的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對馬克思主義的歪曲和篡改,引起極大的思想混亂。誠然,在《哥達綱領批判》中,馬克思確實“把‘平等的權利’和‘公平的分配’的觀念當作‘陳詞濫調’加以攻擊”①。在馬克思那里,只有“集體財富的一切源泉都充分涌流之后”的共產主義社會的高級階段才能保障完全意義上的平等和正義,否則,即使是在以生產資料公有制為基礎的共產主義社會第一階段中,所實行的“按勞分配”的“權利就不應當是平等的,而應當是不平等的”②。據此,一些學者?認為馬克思反對分配正義,拒斥和批判平等、公平,這是對馬克思政治經濟學批判的根本性誤讀?;諫緇崠嬖誥齠ㄉ緇嵋饈兜奈ㄎ鍤飯芻駒?,馬克思認為,分配正義作為一種價值觀念是物質生產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由此說來,分配正義作為一個社會問題,最早發生于馬克思所說的“第一大社會形態”,當整個社會處于普遍的人對人的依賴關系中時,生產力水平極端低下,資源極度匱乏,甚至沒有剩余產品可供分配,此時社會不公表現為一種社會常態,個人偶然的公正意識和公正訴求根本不可能具有社會普遍性,因此分配正義也無從談起。只有當人們從人的依附關系中解脫出來,得到一定的自由,成為獨立的個體進入“第二大社會形態”中——即私有財產關系表現為現代工業資本的“資本邏輯”統治,資本與勞動、資本家與工人的普遍對立支配整個社會結構格局的資本主義時代,分配正義才真正成為一個問題。正如馬克思所說:“資產階級在它巳經取得了統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園詩般的關系都破壞了。它無情地斬斷了把人們束縛于天然尊長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羈絆,它使人和人之間除了赤裸裸的利害關系,除了冷酷無情的‘現金交易’,就再也沒有任何別的聯系了”;“撕下了罩在家庭關系上的溫情脈脈的面紗,把這種關系變成了純粹的金錢關系"于是,靠血緣宗法關系、人身依附、等級從屬支撐的社會,被得到一定人身自由擁有不同數量財富的“平等的人”組成的“市民社會”所取代,資本奴役勞動、物統治人,分配正義的訴求真正取得了普遍性的社會訴求形式。馬克思從工人創造的財富越多自身越貧困這一現實中的異化現象出發,揭示了私有制下異化勞動的秘密,批判了資本對剩余價值的剝削以及資本與勞動、資本家與工人的對立,而資本主義的這一內在矛盾的自我否定性已經決定了“第三大社會形態”將實現“私有財產即人的自我異化的積極揚棄”。

這是建立在個人全面發展和他們共同的、社會的生產能力成為從屬于他們的社會財富這一基礎上的自由個性為根本特征的共產主義社會,在那里,分配正義體現為遵循個體化的差異原則的“按需分配”,因而也表征著在社會范圍內普遍實現的個人自由平等和全面發展。洛克等西方古典自由主義思想家把正義歸結為自由、平等和私有財產權利的保障,力圖證明資本主義制度的基本要素~個人權利特別是私有財產權利完全合乎正義的理念。在馬克思看來,這種正義觀建立在“自然法權”先驗邏輯預設的基礎之上,而“自然法權”雖然以法權的形式確認了市場主體平等、自由的法律地位,但是由于它以理性為原則,從抽象的人和抽象人性出發,抽象掉了現實歷史活動中的主體在經濟地位上的差異,因此所謂“平等的權利"和“公平的分配”其實“全都是資產階級偏見,隱藏在這些偏見后面的全都是資產階級利益”?,充其量不過是對資產階級意識形態的辯護,本質上是歷史唯心主義的形而上學。馬克思批判蒲魯東和拉薩爾等人的“平等工資”觀念,反對把社會主義的任務歸結為實現抽象的“公平”、“正義”、“平等”等等,正是因為這些道德觀念只是資產階級意識形態的幻象,而資本主義私有制及其法權表述以形式上的平等掩蓋了實質上的不平等,作為抽象的資產階級法權觀念的正義,在維護形式正義的同時也造成了實質的不正義。在馬克思看來,一個正義的社會必須消除在勞動活動及其結果之外的一切不平等,因此,正義與否不應從分配方式決定的法權觀念中尋找,而應從生產方式決定的經濟關系中尋找。

基于馬克思勞動權利平等的分配正義原則,社會主義就意味著這樣一種社會結構和制度背景,即生產資料為全體勞動者共同所有,勞動時間作為衡量勞動價值的統一標準,等量勞動時間創造等量價值,由中央簿記機構根據每個人提供的勞動量統一分配社會消費資料,也就是實行公有制和按勞分配。這種社會主義的經濟制度,相對于資本主義的剝削制度,是自由而平等的,而相對于共產主義的“按需分配”,則仍然是一種不平等的資產階級權利。由此可見,對馬克思關于“平等的權利”和“公平的分配”的引證不能孤立地看,馬克思并非簡單地反對分配正義,而是超越了資產階級權利的狹隘眼界,以宏大的唯物史觀來探討消滅私有財產、消滅資本的根本路徑,通過共產主義社會高級階段的實現,以追求人類全面發展自由解放的正義旨趣來探索從根本上實現社會公平正義的歷史必然性和現實可能性。真正的公平正義不是用平均主義去決定不同人的分配所得,在共產主義到來之前,只能按照某一客觀尺度進行分配,這種分配在一定程度上是合理的,而按勞動成果分配,恰恰體現了經濟還不發達或還未充分發達社會的公平。因此,我們不能忽視、更不能抹殺馬克思對正義理論的重要貢獻。

二、資本泛輯與分配正義

當以馬克思歷史唯物主義的宏大視野來審視分配正義問題時,就意味著這個問題已不再是經濟學問題,而是一個哲學問題了。如果說經濟學解釋力的局限性呼喚著經濟學走向哲學,哲學分析的抽象性要求哲學走向經濟學,那么經濟哲學正是在這雙重呼喚中生成的更佳路徑。事實上,馬克思最重要的著作《資本論》副標題就是《政治經濟學批判》,它原本不是一個單純對當代經濟生活范疇的批判,而是一個與人類生存進化、與國民財富相關聯的經濟解放運動,承載著對經濟現代性的診斷和批判。我們看到,正是在作為經濟學與哲學交叉學科的經濟哲學理論視閾中才生發出對分配正義的完整追問:分配正義是一個歷史范疇,其具體原則和現實舉措會隨著社會歷史的變遷而發生相應的變化。馬克思曾經指出:“生產當事人之間進行的交易的正義性在于:這種交易是從生產關系中作為自然結果產生出來的。這種經濟交易作為當事人的意志行為,作為他們的共同意志的表示,作為可以由國家強加給立約雙方的契約,表現在法律形式上……這個內容,只要與生產方式相適應,相一致,就是正義的;只要與生產方式相矛盾,就是非正義的。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基礎上,奴隸制是非正義的;在商品質量上弄虛作假也是非正義的?!?/P>

人類歷史演進到貨幣化的生存世界,尤其是出現了具有無限增值本性的資本之后,資本邏輯刺激人類的無限欲望,造成了作為一種歷史現象的矛盾:“財富的新源泉,由于某種奇怪的、不可思議的魔力而變成貧困的源泉”?,而這一矛盾又通過觀念層面的“經濟個人主義”、“價值通約主義”以及“欲求消費主義”等,無限地夸大為資本邏輯的普遍永恒,從而直接導致公平與效率的失衡、貧富差距懸殊的呈現和加劇??梢運?,貨幣化生存世界中資本的邏輯越是展開,分配正義越是陷入矛盾境地。其一,經濟個人主義在分配正義的天平上為預設的“理性經濟人”添加了功利主義砝碼。經濟.個人主義,以個人經濟行為作為基本分析單位,構成整個資本主義經濟行為主體的原子式個人,即無限追逐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理性經濟人”;功利主義的個人從主觀感受出發,僅僅考慮個人當下的個人權利、經濟利益;而滿足這一私人利益和利己心的根本手段則是大規模的社會化的商品生產與商品交換,構成這一生產與交換體系內在邏輯的就是貨幣原則或資本原則。經濟個人主義不但認為集體利益天然地就是個人利益的加總,全然不顧現實的個人真實的生存處境,更為重要的是,就功利主義對人的心智的蒙蔽和侵蝕而言,它造成了一種假象:工人和資本家一樣是為著自己的利益而勞動,因此,資本家出錢,工人出賣勞動力,他們之間是公平的交易。其二,價值通約主義的平等原則本身成為不平等的源泉。價值通約主義,以經濟性符號來兌換對象化世界的一切存在。早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中,馬克思就指出,固定充當一般等價物的商品即貨幣,乃是最具價值通約性的經濟符號,成為“人人經手、事事需要、天天相遇、處處流通”的“經濟大車輪,商業大工具”,客觀上造成了貨幣可以通兌一切的假象。資本主義制度建立之初,資產階級國民經濟學家以“經濟人”的“平等”來顛覆封建制度“等級人”的不平等,但這個價值通約主義的光榮理想很快被資本剝削剩余勞動價值的秉性所造成的階級不平等所破滅。在《資本論》中,馬克思對價值通約主義的批判是與他對資本主義三大拜物教的拜物邏輯批判聯系在一起的,從商品拜物教到貨幣拜物教再到資本拜物教,價值通約主義赤裸裸地表現為:“一切東西,不論是不是商品,都可以轉化成貨幣。一切東西都可以買賣。流通成了巨大的社會蒸餾器,一切東西拋到里面去,再出來時都成為貨幣的結晶。連圣徒的遺骨也不能抗拒這種煉金術,更不用說那些人間交易范圍之外的不那么粗陋的圣物了”②?!吧唐芬換醣乙蛔時盡鋇陌菸锫嘸?、攫取剩余價值所遵循的價值通約主義乃是服從于自我無限增值的資本邏輯,至此資本邏輯已取得了支配整個社會行為的至高無上的權力。其三,欲求消費主義的意識形態控制著日常生活,消費的平均化替代了分配正義的問題。欲求消費主義,以一種虛假的欲望符號體系操縱和奴役著日常生活世界,生產第一性被消費第一性所取代,資本的觸須擴張到日常生活的各個角落,人們的需求與日常生活受到了全面的編排,表現出一種消費盲目從眾和文化無意識的狀態。

當今世界,馬克思所描述的那種以普遍異化勞動為主要特征的非人的殘酷性現實似乎已經不復存在了,資本主義的統治不再表現為將普遍的物質匱乏和超強度的勞動強加于工人,而是憑借經濟技術發展的成就對工人更加“溫和”地控制,這種控制依賴于欲求消費主義意識形態的內在精神支柱,通過許多細致精微的形式不知不覺地滲透到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侵蝕著人們的社會意識,讓人們相信消費的平均化已經使分配正義不再成為一個問題,于是,資本主義通過控制消費全面控制了日常生活。此時,人們消費的對象不再直接是使用價值具體的物性,而是消費符號,在其中能滿足欲望的自我價值認同的符號。流行與時尚消解了傳統社會個體所承載的理想、信念,成為唯一能夠統一與引導人們行動的共同神話。消費!消費!再消費!這是消費社會的符咒,因為貧困不再是人們最擔心的問題,人們寧愿“舉債度日”、“惡意透支”、“報復性消費"、“炫耀性消費”,也不愿被流行體系拋棄。在“我欲故我在”、“我買故我在”的消費社會宣言中,資本主義完成了對日常生活的殖民化。

三、分配正義何以可能

按照馬克思的觀點,徹底消滅階級對立和私有制,才能實現對資產階級正義觀的根本超越和對資本邏輯的根本超越。一方面,長期的剝削與階級斗爭會使無產階級在數量與力量上達到巔峰,最終推翻資產階級的統治,揚棄私有制;另一方面,生產力發展的最終結果必然是物質財富的極度豐富,人們各盡所能,按需分配?;謖飭礁齜矯嫣跫某墑?,當私有制徹底被廢除,共產主義社會財富的一切源泉都充分涌流時,人們必然都能夠充分地自我實現,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所有人自由發展的條件。在那時,不再具有利益沖突,也就不再有階級分化,平等就變成不可避免的了。然而,一些學者基于當代資本主義社會發展的事實對此產生了新的看法。例如,分析馬克思主義學派的科亨?認為,在馬克思那里,隨著資本主義社會的發展,無產階級的人數越來越多,力量越來越強,從而能夠自動地成為革命的主力軍,而科亨發現,受剝削和極度貧乏的無產階級正處于一個解體的過程中。另外,社會生態?;某魷直礱?,我們的環境已經受到了嚴重的破壞,在可預見的將來,物質資源總是稀缺的,無法實現按需分配,如果說存在一種擺脫?;姆椒ǖ幕?,它必定包括要大大減少分天的消費。阿馬蒂亞?森也提出了可行能力平等(equalityofcapabilities)觀,在森看來“自由是發展的首要目的,自由也是促進發展的不可缺少的重要手段因此促進人們的可行能力是實現平等的首要任務。在與德沃金和諾齊克關于平等與自由的論戰中,科亨最后得到的結論是,我們對于生活具有平等的選擇權,也就是我們的不平等要反映我們履行的不同責任。

科亨在評析羅爾斯《正義論》的基礎上,認為分配正義的對象不只在于社會的基本經濟結構,或者說以私有制為基礎的資本主義根本制度,他更強調兩種力量:一是權力的力量,即正義的制度;二是個人的力量,即在正義制度框架之內的個人選擇。因此,除了強調我們要重視正義制度的建設之外,他還特別強調我們要重視社會風尚的改造。如果這種觀點是正確的,就意味著分配正義得以實現至少需要三個基?。閡皇僑μ逑刀宰時韭嘸鬧圃?,二是正義制度的建設完善,三是社會公平正義的道德文化風尚建設。一言以蔽之,在社會主義力量的引導與制約下,處理好權力、資本及其相互關系是分配正義的現實核心問題。首先,權力體系對資本邏輯的制約至關重要??坪唷拔裁床灰緇嶂饕濉鋇內滴史⑷松釷?,在私有制存在的狀況下,勞資矛盾是必然存在的,這個時候權力體系的制衡作用體現了?;だ投叩鬧卮罅⒊?,彰顯了勞動的價值。資本邏輯總是追逐利益的,經濟個人主義的市場原則有重大缺陷,會導致收人和財富的不平等,甚或是極端的不平等。正如有學者大聲疾呼:“一種社會制度,如果把真正人性化的社會應當擁有經濟發展的最大化、社會發展的最大化、人的全面發展的最大化的三者目標,僅僅變為單一的追求資本發展最大化的目標,它一定是一個失控的社會,資本失去公共權力的監督,人的貪財欲望會把社會變成‘霍布斯叢林’;它一定是一個病態的社會,精神嚴重遭受物欲擠壓,商品拜物教、貨幣拜物教、資本拜物教處處可見,人的精神家園嚴重失缺;它一定是一個危險的社會,財富的無度擴張,必然導致社會更嚴重的不公,社會矛盾激化,各種沖突乃至戰爭不可避免?!?因此,只有捍衛公有制與按勞分配的主體地位,才能保證社會主義權力體系對資本邏輯的制約,才能消除市場任性對勞動和消費權利的影響。其次,正義制度的建設完善必不可少。資本的本性就是擴張,資本邏輯的滲透與社會關系、權力體系的勾結是災難性的。事實上,由于市場風險和天賦差異造成的貧富差異并不會引起人們極度的憤怒,人們痛恨的并不是單純的財富差異,而是對于財富的貪婪引起的權利侵害與權力腐敗造成的貧富分化、社會不公?

因此,棊于生產力的高效發展和財產公有的正義制度的建設完善,一是需要正義的政治制度建設,使權力無法尋租,不受價值通約主義的侵蝕,具備政治制度保障;二是需要正義的經濟制度建設,使市場資源得以有效配置,在權力與資本的博弈中,凡是不能恰當處理公權與私利,變權力為利益的社會經濟制度模式,最終都會面臨合法性?;?;三是需要正義的法律制度建設,使法治的程序正義成為社會秩序的基礎。誠如加拿大學者希普諾維奇在《社會主義法律概念》一書中所說:“程序正義和實質正義固然并不是同一件東西,自由和平等也不是同一件事情,但它們是相互支持的。正是社會主義對于積極正義和平等的承諾,才產生出一個需要受法治之?;さ淖雜傻納緇?。"③最后,社會公平正義的道德文化風尚建設不容忽視?;至鞔乓瘓涿?,“在別人恐懼的B寸候貪黎,在別人貪婪的時候恐懼"。這種貪婪源自對大眾傳媒制造出來的被剝奪感的恐懼。這種扭曲的商業文化導致了過度消費和過度金融化的創新,不僅是對經濟生態的一種嚴重破壞,也是意志挑戰極限的精神冒險。正是在這樣一種扭曲的商業文化下,才使人們從來不反思畸形消費、投機過度對人性的扭曲和造成的貧富懸殊,只是一再強調貪婪是人的天性。近來網絡流傳的“土豪”一詞以及對“土豪金”的嘲諷,一方面折射出社會分層和貧富差距等問題,另一方面,也體現了人們內心與全社會文化內核中,對于有物質無文化、有金錢無素質、有奢侈品無道德品質群體的一種抵制與鄙視。由此觀之,擺脫欲求消費主義對人們精神和日常生活的全面控制,回歸理性的社會生活,追求審美的、高雅的精神境界,社會公平正義的道德文化風尚建設也是不容忽視的重要基礎。

作者:楊娟 單位:上海工程技術大學社會科學學院

學術網收錄7500余種,種類遍及
時政、文學、生活、娛樂、教育、學術等
諸多門類等進行了詳細的介紹。

經濟哲學論文
@2008-2012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
出版物經營許可證 音像制品經營許可證
主機備案:200812150017
值班電話
0825-6697555
0825-6698000

夜間值班
400-888-7501

投訴中心
13378216660
咨詢電話
唐老師:13982502101
涂老師:18782589406
文老師:15882538696
孫老師:15982560046
何老師:15828985996
江老師:15228695391
易老師:15228695316
其它老師...
業務
綜合介紹
在線投稿
支付方式
常見問題
會員評價
征稿授權
經營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