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鎮化進程中的經濟哲學論文

 論文欄目:經濟哲學論文     更新時間:2014-8-27 10:39:34   

一、城鎮化進程中農民生存方式的重塑

我國的城鎮化進程天然地與土地問題交織在一起,原因有二:第一,我國城鎮化固有的模式是首先通過在土地上的擴張來實現,即空間城鎮化先于人口城鎮化,而空間城鎮化意味著要消耗更多的土地。第二,隨著城鎮化的深度推進,農村土地經營方式將逐步走向多元化。因此,與城鎮化相關的土地問題極為復雜,至少涉及土地產權的確認和?;?、農村基礎設施和社會保障、農民生活方式的變化等。

1.城鎮化進程中的農民集體無意識。

這里將闡述兩種有所區別的集體無意識。

第一種是來自榮格的經典的集體無意識。在榮格看來,集體無意識對個人而言,是比經驗更深的一種本能性的東西。他認為,“本能是典型的行為模式,任何時候,當我們面對普遍一致、反復發生的行為和反應模式時,我們就是在與本能打交道,而無論它是否與自覺的動機聯系在一起?!奔邐摶饈噸邪巳死嗤羲暝碌乃猩罹?a class="channel_keylink" href="//www.pottgx.tw/qikan/zrkx/swkx/">生物進化的漫長歷程。中國綿延五千年的農業文明,帶給中國農民的是與土地之間難以割斷的血脈聯系,從文化心理的角度講,土地之于農民,是生命的全部意義的展現。土地塑造了農民集體無意識的許多方面,這種集體無意識作為一種客觀存在,通過其無邊無際的延展和覆蓋,從而輕而易舉地壓倒了農民個體,個體只能隱約認識到自己不過是這個世界中的服從力量,而從來不會去思考自己究竟是誰。農民集體無意識表現為許多集體的記憶,并滲透到人的基因當中,一代一代的遺傳下去,根深蒂固,比如自然經濟下的短缺、貧窮、饑荒等等。在傳統生產方式下,農業生產只能滿足當下的生活需要和預防不時出現的饑荒,土地是經濟上更是心理上的保障,這就可以理解為什么即使到了商品經濟高度發達的新世紀,仍然有農民熱衷于持有足夠全家幾年之用的糧食儲備。作為城鎮化的后果,農民脫離土地、告別傳統的農民與土地關系,將給農民群體帶來深深的焦慮。隨著城鎮化的全面迅速推動,農民作為一個大范圍的群體被不可抗拒和不可逆轉地涵括進來。這種深層的焦慮如果不能通過某種努力予以化解,將可能造成更大的社會裂痕,這顯然與城鎮化的目標背道而馳。從實踐中看,許多與占用農民土地有關的措施都是經濟補償性的,如土地換住房、土地換社保等,并未深切關注到農民群體的這種心理需求。誠然,給予住房、社會保障方面的補償可以一定程度上緩解農民的焦慮,但是這種焦慮的消除可能需要長期的努力,其中必要的干預是不可或缺的。

第二種集體無意識,是指個體層面上的理性策略行為引致群體層面上無意識的行動。這種無意識在任何群體行動層面都會有所顯現。應當說,集體無意識有可能以群體意識的形式表現出來:“人們通常不能夠感知到集體無意識的存在,但是當行為主體處于某種特殊環境時,人們潛意識中的某些原始經驗便會被喚醒,從而使人們產生強烈甚至是非理性的情緒,快速地形成一個擁有共同意識的群體”。不過這可能取決于這個群體的原始經驗被喚醒的程度,城鎮化中的農民群體尚未達到這種擁有共同意識的程度。城鎮化對農民的生存環境的重塑就是這樣一種典型的特殊環境,作為利益攸關的群體的農民,必然會對環境的改變做出某種反應。只不過,由于在我國,農民長期被排除在主流話語之外,因而是事實上的弱勢群體,更是奧爾森意義上的大型集團,即“沒有游說疏通團體并且也不采取任何行動的無組織集團”,是“被遺忘的集團”或“忍氣吞聲的集團”。注意,奧爾森講的“不采取任何行動”意指這個集團沒有能力采取集體行動,而不是說這個集團中的個體不會有任何行動。前已指出,基于對環境改變的“刺激———反應”模式的個體行動是存在的。因此,“沒有有效利益表達組織的弱勢群體以獨特的方式采取行動,這種方式就是集體無意識行動”?!凹邐摶饈緞卸歉鎏謇硇怨姹芐形奈拮櫓?、無意識的聚合?!閉庵中卸從沉爍鎏宓睦硇匝≡?,當制度與個人利益發生沖突時,理性的個體總是會通過一定的行為,規避制度的風險?!暗比嗣敲媼俚幕肪秤刖芍貧炔藪蟪逋皇?,個人利益受損的人數劇增,當無數有相同遭遇的人采取個體的方式規避制度時,也就是說,當無數個體都是朝著規避舊制度的方向作為,久而久之,從結果上來看,無數個體的規避行為就具有了集體的力量?!鋇慘吹?,這種力量從集體層面上看是盲目的,并非通過社會動員,而僅僅是由貌似相同的利益所引致,所以極容易從內部瓦解,一旦一部分人的利益得到滿足,就立即從這個群體中撤出,不再發出任何聲音。因此,對這種集體無意識行動,除了有策略性的應對之外,更應該反思其形成動因和利益訴求的正當性,如果僅僅著眼于策略性應對,就極易破壞這個社會的根基。

2.鄉村習俗的地位和作用的變化。

城鎮化在社會文化變遷上所導致的一個重大后果就是鄉村社會習俗的地位及其作用的變化。這種變化有兩方面的效應:

一方面,城鎮化帶來的空間轉換和壓縮效應,使得傳統的習俗得以運轉的空間范圍變小。我國正在展開的城鎮化所采用的模式不應該是大城市化,而應該是“農村的”城鎮化。大城市化無助于改變固有的城鄉二元格局,而且會帶來嚴重的“城市病”,使城市脆弱的生態空間更加惡化?!芭┐宓摹背欽蚧古┟翊庸逃械耐戀厥恐薪饌殉隼?,進入景觀化的城市空間,大部分農民的生活空間將不再是廣闊的田間地頭,而是空間被壓縮了的街道、社區。過去伴隨傳統農業生產方式延續而來的禮儀、飲食起居、消費、婚嫁、喪葬等習俗逐漸將失去其運行空間和文化心理的支持,并且在代際之間將造成一種傳統習俗的斷裂,那些對傳統習俗沒有體驗和記憶的新一代人將成為這些習俗的對抗者。

另一方面,畢竟習俗帶著一個群體的文化印記,在社會環境發生激烈變化時,它也會表現出文化上的慣性或剛性。根據制度主義的觀點,習俗不過是制度的一種,制度既是一個社會中由許多人分享的慣例化思維過程的產物,又是其促進者。制度有助于維持行為與思維習慣:“今天的形勢是要構成明天的制度的,方式是通過一淘汰的、強制的過程,對人們有關事物的習慣觀念發揮作用,從而改變或加強他們從過去遺留下來的事物的觀點或精神態度?!庇捎諳八鬃蓯悄諢禾宓乃嘉骯?,這種思維習慣顯然不會因為一個單純的空間上的遷移而自動和徹底消失。在某種層次上,習俗和人的行為是同構的。在城鎮化背景下,環境的變遷是被強力推進的,甚至是瞬間轉變的,尤其是不以農民的意志為轉移的,從而農民對環境的劇變缺乏足夠的心理緩沖的空間,這其實也是一種侵害。此時基于路徑依賴,固守原有的習俗反倒成為農民個體最合理和最安全的選擇。然而,從總體上看,傳統習俗面對強大的社會環境變化并沒有足夠的回旋余地,盡管習俗作為制度可以存在著某種連續性,借此試圖持久存在,并使某種遺傳原理發揮作用。然而,改變是不可避免的,因為環境提供了強大的制度變遷動力學基?。涸謖飫锘肪吵晌搜蠱刃緣囊蛩?。

3.土地屬性的改變。

中國城鎮化進程與農業產業化、現代化進程交織在一起,這決定了需要突破以農村聯產承包責任制為代表的農村土地經營模式,因為這種經營模式與農業產業化、現代化的要求是天然抵觸的。這種突破最終導致土地屬性改變,土地屬性改變帶來以下幾個問題:

第一,土地從傳統的農業文化載體變成為被城鎮化轉型所定義和驅動的流動性生產要素。土地不再是固定的、符號意義上的與農民有著身份牽連的觀念和實在之物,這是一個前所未有的變化;以前的符號意義,表明其不是可以隨意定義的,而是具有個性的存在,與農民之間的關聯使其打上了屬人的烙印,通過其特殊性展現自己。在新的經營模式下,土地發揮生產要素功能,并被賦予流動性,失去了質的差異,從而成為普遍性的存在。

第二,土地產權以及農民如何分享土地收益需要明確。因此應進一步改革土地產權制度,明晰土地產權。中共中央《關于推進農村改革發展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指出:“允許農民以轉包、出租、互換、轉讓、股份合作等形式流轉土地承包經營權?!貝傭誆桓謀渫戀丶逍災屎屯戀賾猛鏡那疤嵯?,農民可以通過市場交易方式,轉讓土地除所有權以外的其他收益性產權。土地流轉在現有法律框架下只能是指土地使用權的流轉,即擁有土地承包經營權的農民(農戶)將土地經營權轉讓給其他農戶或經濟組織,即“保留承包權,轉讓使用權”。然而,農村土地產權改革的方向或許是最終讓農民享有某種獨立的股權或收益權,而不再必然與土地捆綁在一起,這才是真正實現城鎮化的標志。

第三,必須解決農民的身份?;侍?。在淺層次的城鎮化中,與土地分離的農民會處于喪失原有身份以及未能建立起新的身份的緊張之中,長期既非農民亦非市民的尷尬狀態。這種?;兄哺諗┟裼臚戀氐那自盜瞪?,而這種聯系被城鎮化打破。這進而表明城鎮化至少有物質和精神兩個維度,而精神維度的城鎮化才是我們面臨的更大挑戰,這本質上是一個人的“改造”或“塑造”問題。以往我們更強調的是社會對人的形塑作用,而淡化了人的交互作用在創造社會關系中的能動性。顯然,帶有身份?;惱庋桓齟笮腿禾?,在與群體內外的人的交往中,也將促成新型制度的創立,這種制度必然要反映這個群體的訴求,比如他們的身份、安全、利益等等。

二、城鎮化進程中政府的理性———非理性行為模式

  政府在我國制度變革中一直扮演著主導角色,于是在政府與社會、政府與市場的關系上,實際上形成了一種“強”政府的格局。我國屬于后發市場經濟,有許多發達市場經濟國家的經驗可資借鑒,從而可以通過制度上的理性設計來推進制度變革,實現轉型過程的平穩化和轉型成本的最小化。城鎮化作為國家的基本經濟戰略,無疑可以通過理性設計、試點推進等方式從點到面進行。這是我國進行各項體制改革的通用路徑。政府行為存在理性發揮作用的較大空間,但是理性的運用也容易導致理性的狂妄,從而引向非理性行為。在推進城鎮化的過程中,政府要力求避免理性的過分運用和非理性因素的擴張。

1.城鎮化中的政府理性設計。

在政府主導的框架下,我國城鎮化不可能任由各種自發的力量發揮作用,政府在促使城鎮化有序推進方面必然要發揮影響力。政府的影響力主要是通過政策法規的制訂和執行、建設目標和計劃的推行、對土地利用的統籌規劃等方面來實現的。關于政府理性,實際上應界定政府在什么意義上是理性的,但無法簡單地套用新古典經濟理論中理性經濟人模型來描述政府行為。而這是公共選擇學派試圖做的,布坎南將政府行為與由利己主義驅使的個人行為納入統一的分析框架中,認為國家代理人(公務人員)和選民一樣基于成本收益核算來選擇自己的行為:“甚至政治學和政治過程最終也按交換范例塑造,簡單而直接的觀察表明,政治家和官僚是內在的組成部分。這些人的行動與經濟學家研究的其他人的行動并無不同?!畢勻?,這個推論是有嚴格的限制條件的。事實上,一個國家代理人的政治行為所面對的約束根本上不同于一個經濟活動主體面對的市場約束。因此我們所倡導的政府理性,是一種情境依賴的理性,政府的選擇總是代理人在特定情境中的選擇;而忽視場景對理性的極端重要性的理性概念并不適用于政府。根據制度主義的觀點,習慣在政府行為中扮演著重要角色:“通過考慮決策狀態或程序的類型而不是最優化,例如在復雜和不確定情境中的決策,習慣和規則的重要性就被突現出來了?!謖庵智榭鮒斜黃紉攬肯嘍約虻サ某絳蠔途霾吖嬖??!貝擁誦∑酵咎岢摹安徽邸鋇轎夜嚀逯貧壬杓頻氖緣惴椒?,都體現了這種程序和規則的簡單化思路。對于城鎮化過程中的諸多問題,不可能采取激進的改革措施,只能通過多樣化的機制設計并讓各種機制展開競爭,最終生成一種或幾種最合乎改革目的的方案。

2.城鎮化中的政府非理性行為。

基于地方政府在城鎮化中的特殊作用,關于政府的非理性行為,在這里主要討論地方政府。在對地方政府非理性經濟行為的研究中,年志遠認為地方政府非理性經濟行為表現為違法越權審批項目、違法征地占地和熱衷于投資等方面,而財政分配體制、政績評價需要和土地管理制度缺陷是主要原因;朱麗霞則認為地方利益誘發地方政府非理性行為,促使地方政府惡性膨脹、催生地方?;ぶ饕?、干擾地方政府制度創新和阻滯公共政策執行力度。無疑這些研究中發現的政府非理性行為動因大多都會出現在城鎮化過程中。應通過分析政府行為主體的根本訴求來探究對政府非理性行為的約束機制。首先,政府行為的動機是利己和利他的結合。利他方面是由于法律制度的約束,表現為政府行為最終要服從于公共利益。利己的方面則是政府代理人追求個人利益最大化,這種動機一般掩藏在利他動機之下,但在缺乏權力監督時也可能凌駕于利他動機之上,主要表現為追求更好的報酬、更多的晉升、更好的職務條件和更多的社會尊重。其次,政府非理性行為還有其情感、意志方面的來源。所有非理性沖動、瘋狂、激情、欲望都有共同的基礎,即行為脫離了合理的目的。非理性行為是自我強化的;通過一種正反饋機制,逐步將非理性行為推向更高水平。比如常見的政府城鎮建設的美學主導傾向,作為典型的非理性現象,反映了地方政府的權力意志。再次,權力的過度擴張加劇了政府非理性行為。地方政府總是趨于積極推動本區域的城鎮化,其根源是地方政府權力沒有得到切實的規制,政府行政行為不能完全在法治的軌道內進行。缺乏制約的權力容易導向權力的狂傲,這與理性的狂妄是相通的。它讓政府決策時過于自信,傾向于過于樂觀地估計其所欲推動項目的未來收益和風險。而且,一旦項目(有時是僥幸)成功,就歸因于政府明智的決策和運作,而如果項目失敗,就歸因于不利的外部環境因素,從而政府行為徹底喪失反思性。最后,必須探索有效機制約束政府的非理性行為。從源頭上來講,需要從積極推進政府管理體制改革、轉變政府職能、更新政府理念上入手,對政府權力加以限制和監督。在權力調整困難的情況下,通過利益調整是更可行的辦法,這需要完善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之間的分利機制,如中央政府通過調整財政分配關系等途徑,建立合理的財政轉移支付制度等,調節中央與地方、地方與地方之間的利益格局,把對地方經濟行為的引導、協調納入合理的利益結構中。

三、城鎮化進程中企業權力的擴張

城鎮化給企業帶來了大量的盈利機會,同時城鎮化的方向、進程的不確定性給企業無限的想象空間。由此形成了企業與政府、企業與市場、企業與農民之間圍繞著土地等資源的重新配置產生的錯綜復雜的關系。企業以營利為目的,被資本邏輯支配,在城鎮化過程中具有強大的擴張力量,成為城鎮化的一大動力來源,但若對這種力量把握不當,則會產生巨大的破壞性。因此需要關注企業在參與城鎮化過程中的權力擴張和影響力。

1.企業代表了資本的沖動,企業的行動嚴格遵循資本邏輯,通過與權力的“合謀”,將其他主體強行納入了以資本為軸心的時空關系中。

這產生了兩方面的問題:第一,需要認真對待資本與權力的關系。在政府積極推進城鎮化的背景下,權力與資本的結合往往成為一種優先選擇,因為這使政府和企業均獲得了它們所期望的高效率,這種結合于是被模式化。然而,這種模式要付出巨大的社會成本,特別要警惕其中的財富逆向轉移問題,賀蕊莉論證了拆遷補償的理論標準、對強勢參與人的約束以及對弱者利益可能造成的侵蝕,結果發現在政府的強勢參與下,從低收入群體轉出的社會財富最終以直接或間接的方式轉移到了高收入群體。資本與權力都是高度具有擴張性的力量,原則上,它們應該在各自的勢力范圍內發揮作用。但兩種力量邊界并不清晰,相互之間缺乏有效的隔離裝置,這也是長期以來沒能理順政府與市場關系的反映。第二,企業通過資本介入城鎮化帶來顯著的時空壓縮效應。資本力量在城鎮化過程中直接顯現為大規模的造城運動,密集的住宅小區和位于核心區域的商業廣場不斷被復制出來,人們的生活空間實現了從多元到單一的轉換,在強大的資本力量面前,人們無力反抗,只能被安排和塑造。企業致力于實現這種大規??占渥皇怯釁淠讜諑嘸?。城鎮化之前的農民遵循農業生產生活方式,人們與市場之間有著較大的物理和心理空間距離,而任何這種空間“對于經濟活動來說是一種障礙,它把交易的成本強行加之于生產和再生產體系,造成一種‘間隔摩擦’。如何消除或者降低這種摩擦,對于資本的增值率具有重要的意義。因此,對于資本的運動而言,間隔摩擦的消除就是征服空間、拆除空間障礙,最終‘通過時間轉換空間’”?!氨懷欽蚧鋇娜嗣腔謖庵質笨兆?,開始處在有形市場的核心地帶,體驗到市場的變幻莫測,這種有形市場又持續給人們灌輸著關于商品、市場、財富的種種觀念,人們產生和增長了為獲取財富的種種焦慮,這些體驗改變了人們對時間和空間的知覺,這就是哈維所說的“時空壓縮”。這就是資本加入城鎮化帶給人們的一種現代性體驗。

2.企業使土地作為生產要素被激活并使之進入交易,把土地轉變為財富。

第一,企業和資本的介入真正使土地成為被激活的、可交易的生產要素。在此之前,土地只是一種固定的、靜態的、自然循環使用的東西。盡管自從古典經濟學誕生之時甚至在前古典經濟學時代,土地就被視為一種生產要素,但由于我國特定的土地經營模式,農村土地作為生產要素一直未能展現其本應有的形式。改革開放以來,隨著農村工商業經濟的發展,產生了大量對土地的需要,而這個過程中大量工商業用地處于灰色地帶,至今仍未取得完全合法的使用權,更談不上要素的真實流動。允許土地使用權流轉使這些問題有望得到解決。土地使用權可以流轉,意味著企業可以對土地使用權進行投資,只要是合法取得的土地使用權,最終會有一個正常的退出渠道,從而土地使用權流轉的市場得以建立。土地就不再是僵死的、靜止的東西,而變成活躍的生產要素。

第二,企業和資本的介入使土地真正成為財富。企業在這個過程中主要起到一種示范作用。如果說“改革開放自覺或不自覺地為引入財富創造和積累機制奠定了認識基礎”,“市場經濟所煥發出來的個體積極性和追求財富的動力機制是極其強大的”,那么,企業在城鎮化過程中追逐財富的積極行動為那些被卷入城鎮化的人們提供了生動的示范教材。它們把財富的觀念傳遞給人們,極大地激發了人們的財富欲望。在傳統的土地經營模式下,農民并沒有把土地視作財富,而僅僅是看做謀生的手段、生活的來源,從未意識到土地可以有如此大的增值能力,企業通過資本對土地投資產生巨大的財富效應,這將從根本上改變人們對土地財富形式的認知。于是財富的觀念產生了巨大的翻轉,不再像威廉•配第所言“土地是財富之母”,現在毋寧說,土地本身就是財富。

第三,企業介入城鎮化使土地成為單一的、非概念化的存在。說土地是被激活的生產要素、土地是財富,都不是對土地的概念化。由于土地在城鎮化迅速變遷的背景下失去了穩定的含義,土地也就失去了概念。這是因為土地已經從屬于企業,在強大的資本意志支配下,土地往往被符號化了,它自身的自然屬性或功能與產權實現了分離,至于在何種意義上實現其功能,則往往是偶然的,作為生產要素與其他什么要素結合,也是偶然的,它被強制納入一條創造新奇的軌道中,就其形式來說已經是不可逆的,因此,沒有了形式與實質的穩定性。同時,它又變得極為單一,因為土地在這種軌道中自身已經失去了所有的個性,它不過是作為各種人造物的載體而存在。從價值或財富的角度看,土地變得越來越像貨幣一樣,只能用數量維度去度量,而沒有了質的差異。

四、結論

城鎮化將廣泛、快速、永久性地改變人們的生存方式和認知模式,對這樣一個具有非同尋常的歷史和現實意義的事件,沒法對其進行全知全能的預測、設計、控制。但如果站在經濟哲學的高度,分析進入城鎮化這個時空通道的各種主體的精神特質和行動模式,對這個進程中基本和重要的方面進行理解,并探索使其中的權力、利益、行動得以協調乃至和解的路徑,終究是可能的。通過上述分析,可以得出如下三個啟示:

(1)在城鎮化進程中必須維護弱勢群體的利益,并且要重視人文關懷。所謂弱勢群體主要指被卷入城鎮化過程中的農民,他們的生活場所和生產生活方式被強行改變。所有利益相關者都有權利享受城鎮化帶來的益處,都應享有自我發展的機會,而不應讓某些人成為被剝奪者。只有在經濟利益上給弱勢群體以關照的同時,重視人文關懷,才能實現城鎮化的物質維度和精神維度的統一。

(2)在城鎮化進程中必須深刻反思政府和市場的關系。權力和資本都需要予以馴服,而這種馴服,從根本上唯有依靠法治的權威,因為法治具有客觀性,尊重普遍性,通過對同等情況予以同等對待來塑造一個相對公平的社會,而所有通過局部利益的調整來引導權力和資本的運作方向只能是權宜之計。

(3)在城鎮化進程中必須著眼于人的全面發展。城鎮化的終極目的不是創建一套巨大的財富發生機器,在城鎮化中利用各種機制更大程度發掘財富,但財富終究只有工具價值,本身不能賦予人以更多意義,因此城鎮化進程不能任由財富欲望引導,在此進程中各項制度的建構和生成都應當服務于人的全面發展。

作者:馬玉林 單位:上海財經大學

學術網收錄7500余種,種類遍及
時政、文學、生活、娛樂、教育、學術等
諸多門類等進行了詳細的介紹。

經濟哲學論文
@2008-2012 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
出版物經營許可證 音像制品經營許可證
主機備案:200812150017
值班電話
0825-6697555
0825-6698000

夜間值班
400-888-7501

投訴中心
13378216660
咨詢電話
唐老師:13982502101
涂老師:18782589406
文老師:15882538696
孫老師:15982560046
何老師:15828985996
江老師:15228695391
易老師:15228695316
其它老師...
業務
綜合介紹
在線投稿
支付方式
常見問題
會員評價
征稿授權
經營許可